蓮生活佛盧勝彥根本傳承上師聖尊

關於部落格
善意善念 分享共勉 根本傳承上師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 的教導。 如有不敬、攻擊、挑撥、毀謗的評論或詞語的, 恕不歡迎! 謝謝!
~ 本站文章圖片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! ~
  • 92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蓮生活佛盧勝彥聖尊文章 - 自縊者言


  我一下驚醒。

  覺得:「怪哉!」

  驚醒之後,我想了想,這位舌頭伸長的人,素昧平生,從未見過面,我看此人,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,一臉怨心不服,只這一現就不見了。

  我知道,必然有事,因而特別留神!

  ●

  我到了看風水的地方,主人姓殷,他要我看他的住家,我看了住家的幾間臥室,特別指出其中一個房間,說:

  「此間怨氣不散!」

  「何怨氣?」

  我答:「這怨氣來的古怪,說是生人的怨氣,也不是,說是陰人的怨氣,也不是,莫非此人,正在不生不死之中。」

  殷姓主人聽我這一說,大駭:

  「先生果然高明!」

  殷姓主人這時才對我說:

  這房間,是他的兒子殷國住的,殷國一生乖巧,讀書成績很好,個性溫馴和略內向。

  殷國交了一位女朋友,女友長得花容月貌。

  兩人相愛一陣子,海誓山盟,非君莫嫁,非卿莫娶。

  後來,女友變心。

  殷國心中生怨。

  殷國怨的不是他的女朋友,而是最親密的好朋友,竟然橫刀奪愛,搶走了他的女朋友。

  殷國茶飯不思。

  最後,殷國走了下下之策,自己用自己的皮帶,繫了樑柱,就在自己的房間上吊自殺。

  「死了?」

  「正如先生所說,死也未死,說活不是活,及時搶救,命是撿回來了,但卻是不生不死的植物人!」

  「多久的事?」

  「半年了。」

  殷姓主人對我下跪,流淚的說:

  他只有殷國一個兒子,其他都是女孩,如今兒子成了植物人,一切希望全落空。

  他聽人說,
盧勝彥先生,神算高明,風水一流,一切疑難雜症,均可化解,很多奇蹟,數也數不清,治好很多人的病。他問醫生,醫生告訴他,等候奇蹟吧!這位醫生也對他說,這種事,找一位盧勝彥去!

  我聽了,不說話。

  我想,我來之前,在車中略一打盹,見到的正是殷國本人,原來他不是陰魂,而是植物人,可見他靈魂出竅來求我救他,可見此人的誠心。

  我看殷家主人也是老實人,是一位老榮民,畢生盡忠報國,看他老淚縱橫,也於心不忍。

  但,殷國是植物人,植物人能容易治?容易醒嗎?這其中又有何牽纏呢?

  我最後說:

  「我會盡力而為!他一定會好起來!」

  只因為殷國本人,顯身讓我看見,他親自來求我!

  ● 

  我回家後,為了慎重,立了一個法臺。

  臺高三尺,家按三才,寬二十四,按二十四氣。白臺分三層,中央黃旗,中央戊己土。東方青旗,東方甲乙木。西方白旗,西方庚辛金。南方紅旗,南方丙丁火。北方黑旗,北方壬癸水。

  第二層用紅色,按周天三百六十五度。

  第三層用黃色,按七十二地煞。

  我這法臺是正式作法才用的。

  我依道家玄門青城派的召請法,取劍印,腳踏魁罡,搯訣唸咒,這正是:

  咒印若風雷,
  天下須臾至;
  神仙聞申召,
  急急如律令。

  只須一會兒,由虛空中降下一位神仙來,頭戴魚尾金冠,身穿鶴氅,八卦仙衣內襯,絲 雙結乾坤,仙風道骨神清氣爽,手持藥葫蘆及藥箱。

  這位仙翁正是華陀仙師,善能醫治百病,藥到病除,是天醫神王也。

  也許有人會懷疑,蓮生
盧勝彥,如何能請得動華陀仙翁,殊不知道,我學佛學道數十年,根基深厚,只要:

  念動先天真妙訣,
  符印劍訣更無差;
  驅邪伏魅隨時應,
  呼風喚雨只一剎。
  我向華陀稽首。

  華陀說:

  「仙師用先天無極正法召請,不知有何差遣?」

  我將殷國之事,一一稟明。

  華陀仙翁一聽,覺得是小事一樁,寬袍大袖一揚,便飄飄然不見了。

  我心中想,殷國這回的病,碰到了我,又是華陀天醫親自降臨,只要華陀仙翁一出手,藥到病除,就算是頑疾凶病,也能痊癒。

  我等著華陀仙翁的好消息。過了一會兒。華陀仙翁回來了,只見他的臉,面有難色。

  「仙師,恕不能竟其功。」

  「植物人不能治?」我問。

  「非也。」

  「那是為何?」我緊張。

  「這是陰煞,其靈魂不在竅中,非我能治,仙師,另請幽冥諸神查之。」

  華陀仙翁自去了。

  這回我傻住了,想不到我花費如此精神,請來了天醫神人,竟然無法醫治一位植物人,這是我萬萬想不到的,難道殷國已入鬼籍了。

  於是我再召請冥王。

  來了一陣陰霾捲起,陰霾散去,現出一位冥王,這冥王是我畢生未見過的。

  這位冥王的頭,像駱駝的頭,其脖子長得像鵝,臉極猙獰凶惡,其鬍鬚如蝦,他的耳朵如牛耳,手如電灼鋼鉤,其身子如龍,其腳如虎,口生上下獠牙。……

  我見了大駭:

  「你是何方鬼王?」

  鬼王答:

  「登籙鬼王。仙師召請有何教旨?」

  「請查殷國魂魄歸何處?」

  鬼王答是。馬上翻動名冊,只一剎那,答案出來了,殷國魂魄尚未入冊,也就是鬼籍中並無其名。

  我將鬼王撥遣回去。

  接著來的,我就毫無辦法可想了,我奉請華陀天醫去治殷國的植物人之疾,這已是天大的面子。我再召請登籙鬼王查殷國的鬼籍名冊,這也是天大的法力才辦得到的。如今二者皆落了空,我無法可想。

  原本以為殷國之事,是小事,我只要出手,便可輕輕鬆鬆解決,這天下的疑難雜症我見多了,豈有難為之事,想不到殷國卻難為我了。

  我想放棄。

  但,我對殷家主人講了一句話:

  「他一定會好起來!」

  我進退兩難。

  ●

  當夜,心繫殷國,元神進入法界,這進入法界是相當奇妙的一件事,說來令人難信,根本不用乘坐車船,但,可以五湖四海任汝去遊玩,三千大千世界,也只須一念就到了。

  再說,元神一入法界,不只是空間打破,甚至根基深厚的,連時間也打破,古人云,石爛松枯當一秋,這還是小小道行而已,更深的道行,進入前世,進入未來世,得了三際一如的宿命通。

  這元神入法界,正是:

  身逍遙,心自在,

  時空外,不奇怪,

  萬事茫茫付度外。

  我修「拙火」,自有「身中火」,我修「氣」,自有「身中風」,這也就是:

  風火之聲起在空,
  遍遊法界任西東;
  乾坤頃刻須臾至,
  真佛密法自不同。

  由於身心繫念殷國一事,很自然的看見殷國的身驅躺在醫院裏,果然是一個活的屍體(植物人),再一瞧,身驅內只一魂一魄,其他二魂六魄不見了。

  我再到一地,見一門,上書「殘靈園」,進入裏面,發覺屋宇錯亂異常,裏面穢臭不堪。

  這「殘靈園」中,有很多的魂魄,正是殘缺不全的,皆斷了頭的,斷了手的,斷了足的,全是不完整的,看得我心驚肉跳。

  正想出去,見一吊死鬼迎面而來,這鬼非別人,正是殷國本人。

  殷國一見我大呼:

  「蓮生,請速救我!請速救我!」

  我問:

  「你怎在此?如何是殘靈園?」

  殷國告訴我,因怨恨至交奪走女友,心念皆灰,取了皮帶,便懸樑欲自盡。

  在恍惚之中,見皮帶圈中有幻影,是至交與女友親熱的鏡頭,心中更是怒火中燒。

  忽然耳中傳來一語:

  「求死者,死才是安樂窩也,你進去吧!一死百了,死有死樂。」

  殷國在這一語鼓勵之下,就進去了。

  再來就是幻影的世界,恍恍惚惚之中,自覺自己並未真的死,全身熱如沸湯,又忽然冷若冰凍,又全身骨節一一分裂,膚痛欲糜,最後魂魄分散。

  一半在人間。

  一半到了「殘靈園」。

  「什麼是殘靈園?」我再問。

  殷國說:

  陽間是活著的世界,陰間是死亡的世界,介於陽間與陰間,不死不活的魂魄便投入殘靈園的世界,此殘靈園所收容的正是九幽橫死殘缺不全的無歸魂魄。

  這裏非陽間,無形體。

  也非陰間地府三惡道,故亦非鬼籍。此地所居之人,其軀殼仍然在陽間,只是不死不活而已!

  這等人,類似植物人、精神病患居多。……

  殷國告訴我,此地既然殘靈所居,當然景色淒涼,不堪入目,當如地獄一般。

  我問:「何苦?」

  「雖無地獄之刑罰,但要服勞役,例如除大地之糞便,飼養天下的貓狗動物,揹負剛去世的屍體,牽引橫死的魂魄。天天所見無耳、無眼、無鼻、無手、無足之人,生不如死,樂死不如苦生。」

  「你後悔了?」

  「但求出離殘靈園!」

  「我如何救你?如果你有病,我可以用病符治之,如果你是陰鬼,我可用超度法治之,如今,你是殘靈,又如何治?」

  殷國答:

  「殘靈加殘靈,是縫合法!」

  「用針!」

  「正是。」

  我哈哈大笑!我右手結
手印,食指伸直,成「針印」,呵一口氣,就化為「神針」,我將殷國二魂六魄拉到殷國的植物人軀殼之前,這軀殼內是一魂一魄,這好像是一塊布,分裂成了二半,用針才能縫合。

  有了針,無線也不成。

  這線從那裡來?

  我一時之間,出了元神,隨身豈有帶著線,想向不動明王借「金剛索」,或向拘留孫如來借「佛繩」,或向瑤池金母商借「拂塵玉絲」,向吉祥天女借「五色線」,都來不及了。

  正無法可想,腦海中卻憶起南海普陀山落伽洞慈航大士觀世音菩薩,大士手上不是持著清淨琉璃瓶嗎,瓶上插著楊柳細枝。

  這下有了,醫院外有水池,水池畔有楊柳枝,輕拂著水,形成陣陣漣漪,我馬上取了楊柳細枝,用手揉成細線,針線也就具全了。

  我開始縫合手術,我成了外科醫生。

  一針又一針。

  共縫了十多針。

  三魂七魄全縫完整了。

  我用手打開殷國的泥丸穴,三魂七魄「轟」然一聲響亮,自動入竅。

  這下子,全好了。

  殷國約在三天後,便自動醒轉,身子四肢漸漸能活動,完全康復。這在當時,造成很大的新聞,植物人躺了那麼久的時間,卻又突然醒來,這正是奇蹟出現。

  殷家主人帶著殷國來向我面謝!

  我說:「沒什麼,應該的。」

  殷國已完全正常,但卻記不起我如何救他的事,只在一旁傻傻的笑著。

  殷國對我說:

  「好像認識你,很面熟!」

  我點點頭,我只說:

  「世間的事不要太執著,不要太痴,留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,人生有很多價值的事,不可輕忽。」

  殷國的臉紅了。(後來殷國有很大的學術成就,也不枉費我救他的一番苦心)

  對於這件事,我要說明:

  第一,「殘靈園」的境界,是實有這個境界,此境界少有人知,我確實進入其中,至於殘靈當然無形無相,我在文中描寫斷頭、斷手、斷足,是意念所見,並非 真正的有形相也。此「殘靈園」是瑤池金母之女,因慈悲眾生所設立,收容九幽橫死殘缺不全的魂魄,因是殘靈,在輪迴報應之中,這個境界當然臭穢不堪了!

  第二,召請「華陀仙翁」及「登籙鬼王」之事,眾人看了皆覺得稀奇,其實在佛道之中,皆是平常的事,今之請神降鸞,也均是如此。只是請神降鸞,但有文字書寫,來無影,去無蹤。而我是有所見,有所聞而已!

  第三,本文警惕世人,自盡決不是直捷省事的方法,自盡很容易變成殘靈,死後更苦,絕對不是解脫之道,賠了性命,更墮惡道之中,這便是佛家輪迴報應之說。世人勿執著,何苦為情痴而亡,要懂得轉化,懂得無常,懂得自然。

  我嗟嘆:

  人生價值不敢忘,
  功名看破火消霜;
  痴情不解遭魔障,
  眼前咫尺失天堂。


文章來源: -【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】-  142_夜深人靜時 - 自縊者言
http://tbsn.org/chinese2/article.php?classid=141&id=2009&keyword=&backpage=&page=0



張秀霞的故事 SHC 誹謗 蓮生活佛盧勝彥密密密 壹周刊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